↑在阿嬤家眺望的破曉時分

一樣如我預期般的平淡無奇地過完年
小時候玩泥巴的景象也不復見
圍爐時總是少了那幾位親戚
借酒裝瘋的人還是一個人自導自演
牽腸掛肚自尋煩惱的阿嬤仍然為兒孫掛念
好懷念小時候的過年喔 熱鬧又溫馨
幸好今年多帶台相機解解悶
本來還想去照傳說中的小廟
好更一步確定我家到底有沒有西拉雅族拜壺的習俗
但媽媽一再勸阻下只能作罷
我是看到小廟了(叫做公廨是吧?)
可是沒靠近去看裡供奉的是什麼
以前問過爸爸,他肯定地說有
到底是不是我還不敢確定

國中時因為一份地理作業要寫參觀平脯族報告
意外地發現自己血統也有原住民的血液,實在是不可思議
尤其是爸爸看到一些西拉雅族生活的照片
他都說:這個阿嬤家的那裡也有、親戚誰誰家也有阿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跟這片土地是這麼的親
只是我們家被漢化得很徹底,連長相也不像
徒留一個祭祀的習俗,任後世子孫想像

-----

全站熱搜

no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