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系務會議,冗長又無重點
看著他們口沫橫飛、七嘴八舌
當下好像我跟他們是活在不同的世界
聽不到他們的爭論了
他們講的跟我一點關係也沒
我像是在看一場鬧劇

這學期新來一位教授
他比較有學者風範
果然正統大學來的就是不一樣
希望這股清流不會太早被他們污染
他第一次參與會議
有一點酸了他們一下
暗指開會效率不好、又沒有向心力
走的走、離的離
想當然爾,他們這群舊人也聽的出來
只能心虛傻笑以對

昨天跟著老闆去簡報評鑑事項
一路上又是說著一堆系務的事
其實我心裡早就聽不下去了
我真的好想對他說:我做到年底就好,忙完評鑑就走
謝謝主任當初這麼提攜我
但我發現這樣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我為了評鑑和系務
身體出現抗議了
有點內分泌失調、氣血太虛
而且,這裡比較像學店,而非學府
學生大部分是在職生
好幾次我都在電話的另一頭聽到
學生說:我也只不過是拿張文憑!

my os:那你「學習的心」去哪裡了?

其實我好懷念以前在中正的日子
在沒有鐘聲的校園走動
自由自在的選課、上課
尤其是上一些藝術性質的課程
西洋文化史、聽覺藝術欣賞、藝術史...
上這種課,真的讓我如沐春風
求學的樂趣就是在這裡呀
老師教書是啟發學生內心的種子
記得大一第一次上通識國文課
老師就說了:
「其實我在課堂上,真正有把老師的話聽進去的
就算只有一兩個,那也值得了」

大學啊,大人之學
所有的學習都對自己負責
我之所以這麼討厭在職生,就是他們不把"學"當作一回事
學歷就是目的,是他們臉上寫的


最後下午四點半散會
我早在幾個小時前就神遊了
才不屑跟你們活在同一世界




全站熱搜

no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