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農曆過年有一個特別的禮物
初二準備搭高鐵前
我家照例前往「公厝」拜拜
告訴神明和祖先我們來家鄉過年也準備要回去了
因為某些原因讓我不想出去
拜完就一直留在廟堂裡面東看看西看看
看著看著,突然看到匾額的小字群
有「合壇太祖」四個字
心想會不會是西拉雅族的阿立祖(也有人稱太祖)
接著又往神像的案桌上仔細尋找
有主祀神天上聖母,還有福德正神、兩尊某某千歲…等
最左邊則是看到了兩三瓶綁著紅布巾的瓶子
說是花瓶也不像
因為裡面沒有東西,也沒左右對稱地擺
而且花瓶也不會跟神明在同一高度
那兩三個瓶子看起來歷史久遠了
真的很像西拉雅族祖靈的「祀壺」

其實早在我國中的時候
地理老師有一天派功課給我們寫
叫我們利用春假期間去新北投
看一個平埔族的展覽
順便瞭解一下在台北的原住民凱達格蘭族的文化
說真的我要非常感謝這位游簌蓉老師
她誘發了我想尋根的夢想
因為當天爸媽在我去看展覽時
老爸一直在西拉雅族的資料區
指著照片說:那個東西在阿嬤家那邊也有啊
或者是說那類似的情形,他好像也看過
那時候我心中就一直在想:我跟西拉雅族關係是什麼?
從小我都是接受漢人文化
講河洛話、拜道教神、過中國節慶
家族沒有任何人覺得自己是「番」啊
連姓氏、家族繼承都是父系社會的那一套
雖然我懷疑,但也沒有確切的證據
而且我們長相非常漢化,一點也沒濃眉大眼、五官深邃啊
可是在逢年過節的時候
我還是覺得我們這邊習俗跟別人相差了一點點
中秋節要吃麻糬
有拜「田頭」習俗
清明掃墓規矩一堆(不過我都沒參與)
還有他們老一輩人講的台語
有時候我還聽不太懂
之前我一直懷疑阿嬤家後方有座非常迷你的小廟
是西拉雅族的公廨
但今年聽媽媽說那是一般的「石頭公」而已

不管如何
今天我找到了「祀壺」的證據,可惜我沒有拍下來
原來我爸家族這邊也有原住民的淵源
現在只要再專程去鄉戶政事務所
去找到日本時代的戶籍謄本
看有沒有被日本人註記成「番」或「平」
就可以100%確定了
其實不管是否真為原住民的後代
依據林媽利醫師的血液研究
大部分台灣閩客族群都有台灣原住民的基因
其實我們都是「台灣人」!
什麼台灣的歷史只有短短四百年
那只是漢人入侵的有文字記載的四百年
不要再小看自己的歷史了

有時候我會想我現在在講的母語「河洛話」
也只是以前強勢文化的【國語】
而我真正的母語,西拉雅族語
已經從我的口中和生活中消失了
只能期待從「新港文書」裡的羅馬拼音
找回失傳的母語
有時候想想會有種【情何以堪】的感覺...
寫到最後這到底是在惆悵什麼呢?
一點也不驚 喜 了......

全站熱搜

no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