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幸有高鐵讓我可以免去塞車之苦
加速回到溫暖舒服的床床
之前就抱怨過每年回鄉過年都很痛苦
只能說比摩登原始人的生活再進步一點吧
有自來水但不一定能喝
有廁所但只有蹲式馬桶(便秘者的頭號殺手,蹲到腳軟)
有浴室但沒有洗手台與蓮蓬頭
有房子但只有水泥與鐵皮
有電視但只有模糊的老三台
過年喝酒賭博打牌門都沒有
因為家族裡有酒鬼與賭鬼
為了怕引發一連串不堪收拾的後果
親戚都有志一同的不開戒律
就這樣我過著如修行者的年假
最讓我感到討厭的是每晚都要睡通舖
一家五個人要睡在兩張大的木板床
而我又要跟老姊搶著棉被蓋
老爸的打呼聲響徹雲霄
但其他人都可以把它當催眠曲,聽久了也睡得著
只有我戴耳機聽音樂還聽得到那令人抓狂的呼呼聲
所以過年期間也是我失眠期

阿嬤家的歷史來源太過複雜
從日據時代到三七五減租一連串土地改革
阿祖阿公阿嬤他們是受害者
因為不識字糊里糊塗簽下一些權力喪失的契約
明明是歷代祖先留下的土地卻無法證明
一夕之間都變成國家的、更變成水源保護地無法買回
對於上上一代歷史我也是聽聽而已
本來這次想去探索附近平埔族的祭祀
卻被我媽百般阻擾不要去亂看
聽說那個很靈...都有一堆奇奇怪怪的事發生
讓我對西拉雅文化又繼續冒出一堆問號
阿嬤家後面不遠那個公廨到底從哪裡來?

回鄉下最恐怖的還有一點是輿論的壓力
一堆從沒看過的親戚都會問一些很傳統的爛問題
在哪裡工作?賺多少?
什麼時候要嫁?
你怎麼都沒長高?我們家的誰誰都長這麼高了
我心裡的OS:難道女人只能嫁出去生小孩才是人嗎?
其他人都變成異類嗎??

除了以上種種生活不方便外
基本上過幾天摩登原始人的生活也算是一種新鮮體驗吧
至少空氣比較好、氣溫不會太低
最重要是可以看到溫暖的陽光~~

回台北後就要開始逼自己前進了
雖然還沒有目標但不能再窩在家裡




全站熱搜

no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