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心情很複雜
自從星期五開完會後,跟boss講不想再續聘了
心裡當然會懷疑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晚我半個月來的工讀生打算這個月底就閃人
boss採取哀兵策略,說一下子失去兩個人手太傷,系辦會倒
但最遭的情況不就是我剛接這份工作的時候
系辦剩一個工讀生、我什麼都不懂,前一個人也沒交接給我
當時我經常被電話的另一頭罵:連這個都不會啊、你在做什麼啊...
何況我們兩個都是等到評鑑後才走
最糟的情況都沒倒了,少了我們會倒嗎?

老媽知道我跟boss講走人的事後
她當然是擔心我沒找到下一份工作就離開的風險
尤其現在的景氣真的很不好
但這是我的選擇,在星期六回家路上,我想清楚了要走
活得不快樂,生活有什麼意義?

最近在看《未來在等待的人才》這本書
不管他預測未來是不是如他所寫的世界
但我看得心有戚戚焉

一、海外的勞工是否比我更便宜?
二、電腦是否比我更快?
三、在物質優渥的今天,我的工作是否能滿足非物質、精神面的需求?

三個問題我都被打敗,照書上所說,我是個會被淘汰的人

將來是個高感性的時代,每個人要有些獨特絕招才不會被取代

自從放棄畫圖後,就感覺身體少了一樣東西
可惜現在要再畫也找不回當時的踏實
自信像是被偷走一樣,手中握住的總是空氣
我想放自己一個長假
把身體調養好、一個人去環島
畢竟長那麼大都沒有真實去接觸生長的土地
開開眼界也好、訓練自己獨立也好
受了《練習曲》的影響也好
反正我就是不想再當乖乖牌了、不想再聽話了
什麼事都被安排好被規定好
就偶爾一次脫軌演出吧


打了那麼多,我明天還是要繼續煩惱評鑑的事>"<


--
阿母!你在24年前熬夜辛苦生下了我!
歹勢!害你那晚不能睡

全站熱搜

now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